文章

匠心 | 为什么现代人复制不出古代家具的美?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匠心 | 为什么现代人复制不出古代家具的美?
0

近日,工匠精神成为大众讨论的热点,江南大学设计学院的邓彬老师,作为「匠人精神」在当代中国的代表,以他在修缮明式家具的体悟为契机,追寻中国工匠传统中的“道”之所在。

  因为喜爱明式家具的原因,自己收集了许多古代家具,有些家具年久失修,出于学习研究的目的我自己动手修复,拆卸组装,测量比较,我感觉亲自修复会让自己更深入的了解其制作工艺和隐藏在背后的匠心,很多时候也是在不断揣摩和反复观察中有了新的发现。

  中国古代家具尤其是苏作家具非常注重细节,古代木匠在锤炼和推敲中成就经典,见微知著,正是因为细节的千锤百炼,这才造就明式家具的百看不厌。古家具研究领域的学者有不少,著作也浩瀚如海,但依然有许多古家具的秘密隐藏在背后,等待人们去发现。

  修复古家具,研究这些饱含古代匠作信息的木器,细心观察,认真体悟,把各种凝结着古代工匠智慧的点滴整理出来,使它们能继续流传下去,功莫大焉。 一 罗锅枨弯折处的宽度

  罗锅枨是明式家具中常见的构件,因为中部向上高起,其形状像人驼背一样而得名。这样的设计是为了在加固结构的同时,向上隆起的部分大大增加了可供使用的空间,比如用在椅子下方时,腿的活动空间就足够,不会因为枨的存在而受羁绊。

  我曾经修复一件灯挂椅,其椅盘下三面是罗锅枨,罗锅枨高高拱起,其上端直接抵住椅盘大边,超逸空灵,十分漂亮,但可惜的是正面的罗锅枨缺失了,左右两侧尚存。

▲灯挂椅

  我测量好数据重新修配了一根安装上去,但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总觉得不对劲,感觉“纤细无力”,尤其在转弯的地方尤其明显,反复比对后发现,尺寸没量错,但古人制作罗锅枨的时候并不是所有位置都是一样宽的,而是在弯曲的地方会把尺寸略微放大一点,这样整体看上去就协调顺畅许多。

  古人制作罗锅枨的时候并不是所有位置都是一样宽的,而是在弯曲的地方会把尺寸略微放大一点,这样整体看上去就协调顺畅许多。

  古代的木匠这样处理构件的美学基础可以从书法中寻找答案,我们写书法,在笔画弯折的时候放慢运笔的速度,毛笔顿一顿,自然线条会略粗一些,如同孙过庭在《书谱》中所言,导之如泉注,顿之则山安。家具的构件就比如书法的线条一样,有流动的线条美感。

  好比一条大河奔腾而下,没有阻碍的时候,河道顺直,流速也快,河面相对也就窄一些;而一旦碰到阻挡的时候,流速慢下来,而同样的水量要通过,因此河水冲刷两岸,河面自然变得宽一些。古人讲究师造化,艺术从生活中来,造物背后有哲学,这个哲学来源于我们的古人对世界对万物的观察。

  所以,这样设计的罗锅枨就不仅仅是一根做工精细规矩的构件而已了,视觉上它是有迅疾和徐缓的变化,充分显示出线条的魅力。我当时修复的罗锅枨之所以感觉不好,这点可以从书法用线的角度来理解,中国人造物中的用线讲究里边有股气,弯折处如果太细,这股气就受到阻塞,过不去,气不通,因此没有生机,视觉上僵硬难看。

  线是中国艺术表现的重要形式,和书法的线条一样,中国器物中的用线也是很讲究的,当代的大多数设计师会从轮廓线的角度看待中国古代家具的线条,这个和西化的教育背景有关系,但中国器物中的线条是自成体系的,理解这样的线条要放到中国传统审美体系中来审视。如果把线当成器物的轮廓线来理解,那么它的特点是静止的、程式化的、标准化和失去生命感的东西(如电脑字体)。而中国器物中的线则不是这样,它是“有意味的形式”,它是活泼泼的、流动的、富有生命暗示和表现力量的美,蕴含着中国艺术精神。 一 素混面的中脊线

  明式家具装饰中起重要作用的“线脚”,形态非常丰富,广泛应用于家具制作中,有一种线脚是素混面压边线,在圆角柜中应用较为普遍。我曾修复一只圆角柜,三面透槅门,估计以前是一件饭橱,这么雅致的饭橱,可以想见原主人应该很热爱生活。

▲修复后的圆角柜

  柜子的两个门中间有一根闩竿,闩杆的位置是固定不动的,可以把两扇活动的门和它闩在一起。这只柜子原来的闩竿没有了,需要重新配一根,闩竿线脚中间象竹片一样隆起,两侧边缘做窄边,术语叫“混面压边线”,这个混面,大多数研究家具的著作中都用标准的半圆来标注,所以我也是照此做了一根,做完以后却总觉得不像两侧门的线脚那样挺,感觉“塌”下去了,软绵绵没有力量。

▲闩竿线脚中间象竹片一样隆起

两侧边缘做窄边,术语叫“混面压边线”

  我一开始并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只好反复比对观察,我终于发现古人做这个混面,并不是做成规矩的半圆,而是靠近中间线的两侧的位置稍微要削低一点,要压下去,这样中间自然突出来。如果标准的半圆,那么每一个点是平均发散的,只有当中间稍微突出以后,形成如同脊梁一样的效果,这样就显得有精神,就像写书法讲究中锋运笔一样。正如林语堂所言“书法是中国美学的基础”,此言不虚哉!

▲中间稍微突出以后,形成如同脊梁一样的效果

  有意思的是,过眼的圆角柜中,凡是年代久远的,这个素混面中间隆起会更为突出些;年份稍近的,这个素混面中间隆起的会平缓些。这个大概和时代风尚有关联,清中期以后,审美变得萎靡孱弱,早期家具中那种生气渐渐弱化了。

  古代木匠不是仅仅从功能上来考虑设计家具,而是在满足功能需求的基础之上一定会有文化和艺术上的考量。朱光潜先生认为,美是一种价值,是通过产品形式创造取得的。这种价值体验又受到民族性、地域性的限制,受到华夏民族共同的内在心理结构的制约,体现出来就是“道”,这就是中国造物中非常重要的“以器载道”思想的来源。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缅甸花梨木 | 优缺点和鉴别方法

上一篇

【美图鉴赏】御书房里的臂搁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匠心 | 为什么现代人复制不出古代家具的美?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